穿越,本是一件值得吹嘘一辈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付梓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穿越后看到的第一样东西,基本能决定人物以后的命运,那么他的穿越或许就是谁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意识恢复以来,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偌大的桌上摆着十来个空盘子,盘子上还残留着一些油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是刚刚被自己穿越后的身体给“消灭”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事并不只这一件,此时此刻,他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,夹着一张金属卡牌,金属块上刻着奇怪的图案和一只纯白小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只哈士奇,虽然付梓没见过纯白的哈士奇,但是这么二的眼神,不可能是其它品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这张卡牌的显然不只他一人,从周围人那不约而同的注视里,他隐约看出了一丝丝羡慕和嫉妒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这帮人,穿着是五花八门,古装、运动装、燕尾服……发型也都是古古怪怪的,黑的、红的、黄的、蓝的、长的、短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架势,如果不是误闯了某个二次元展览,就是穿越到某款游戏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右手手臂有些酸,他便稍微往回收了收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想到他这一动,周围那些仿佛被定格住的人立即剧烈反应起来,一边哇啦哇啦地大叫着,一边都从各自口袋里抓出了一把卡牌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