婉儿先是一怔,仿佛失了神一样,接着回过头去,将所有的器材都整齐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荣是个很高傲的人,所以他平常和别人交流的时候都不会说太多的话。”婉儿说到,“比如刚才,他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毕竟不是他,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学的跟他一样的。”付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以后要尽量少开口,悲喜不形于色。”合上了盖子,婉儿并没有立即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付梓没有答应,她转过身来问:“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少说话的吗?”付梓一脸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婉儿笑了,但是笑容也只是一瞬间:“这样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端起烛台走到了衣柜旁边,拿出了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,放到了付梓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付梓拿起来一看,这是一套很华丽的长袍,只不过有些陈旧,显然是那个韩荣之前穿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我们就出发,我会事先用银针将你刺晕,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宫内,到时候你的身份就是韩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