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巴又等了一会,直到确认派席尔不会再回来,这才向殿后国王寝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国王的寝室外,有两名近身侍卫在看守,库巴问道:“我想见见国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国王并不在寝宫,应该是去探望制牌师了。”侍卫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韩荣之前在宫殿内有专门的房间用作制造卡牌,这个地方库巴是知道的,他匆忙向地下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制卡是需要在一个相对幽暗的环境中,地下室是最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库巴刚走下楼梯,制牌间就在狭长又潮湿的走廊尽头,他隐约感觉有一丝丝不对劲,为什么制牌室的门口没有侍卫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加快了脚步,三两步走到制牌室前,刚想敲门,就听到门内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使劲推了推门,门被从里面反锁了,他大喊了几声卫兵,并用身体开始撞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库巴并不强壮,但是制牌室的门因为环境潮湿,也早就有开始腐烂,竟然被他三两下给撞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门,眼前的场景让库巴呆住了,国王跪在地上,胸口还插着一把银色的匕首。婉儿正扶着他,一边努力给他止血,一边正在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啊!行刺啊!卫兵!”库巴一脚踹开婉儿,扶住国王。婉儿瘫倒在地上,精神已经有些失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兵带着原本要照料付梓的御医进来了,他们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