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些老鼠是你的卡牌能力吗?”付梓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卡牌能力?哈哈哈哈哈!咳咳!”老囚犯的狂笑声,最后却因为剧烈咳嗽不得不停止。“如果我的卡牌还在身上,这个地方岂能关得住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付梓只是点了点头,他仔细回想着老囚犯和那些黑老鼠们的沟通细节,似乎和之前海道的清风确实有点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道和清风之间几乎是人与兽完全心有灵犀,但是老囚犯却还要依靠特殊的声音来和这些老鼠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吗?付梓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思考间,一只老鼠从门缝里钻了进来,付梓认出来了,这是刚刚送出去的那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鼠刚爬到老囚犯面前就被抓住,付梓注意到,它或用鼻尖轻点,或用牙齿轻咬着老囚犯的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轻触代表点,轻咬代表线,这玩意不就和摩斯密码一个道理吗?

        付梓记下了老鼠动作规律,他现在需要记录下更多的信息来推倒点和线之间的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付梓见老鼠停止了汇报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女人让你想办法先救国王。”老囚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救国王?开什么玩笑,付梓现在自身都难保了,还有闲心救国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救?他一个国王不让御医救,让我救?”他也不知道这句话是问谁的,但是还是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