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快跑到顶层,付梓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跑错了,但是这种情况下,他觉得不能半途而废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堡的顶层是一个瞭望台,上面无人把手,却可以将城堡附近所有的景色尽收眼底,付梓在台上一看,不由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按道理说,国王的宫殿应该在帝国首都的城市中枢区域,但是这座王宫周围都是空地,举目眺望,南方大概2千米之外倒是若隐若现能看到一座高高的城墙,似乎是城市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付梓也无暇去细想这其中的原因,他看到在城堡护城河外,似乎有两队人马正在对峙着,只看人数规模和阵列的朝向,付梓也能猜到哪一方是派席尔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人为什么还不进宫?付梓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厮杀声,一帮光着膀子的人就像是从墓地里钻出来的尸鬼一样,从地下钻了出来,赤手空拳向宫殿内杀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付梓定睛一看,认出了带头的那个正是老囚犯巴克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傻蛋,往里冲什么?往外冲接应派席尔啊!付梓恨不得从露台上跳下去,把巴克兰给拦住,但是看了看这个高度,他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库巴、派席尔加上一个保王的巴克兰,宫殿内所有的势力已经搅和成一锅粥了,而且这三方的势力没有一个是在自己控制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付梓偷偷摸摸地往楼下走,他觉得应该让自己去统领这支囚犯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