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有招了什么吗?”库巴没有心情和他寒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精神力相当的顽强,并没有完全的屈服于我的毒液。”黑袍人影跟在库巴的后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死囚房,其实就是卡牌召唤兽的口腔。

        婉儿被绑在异兽的犬齿上,她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,眼神已经有些涣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久就一丁点东西没有问出来吗?”库巴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影满不在乎:“如果你觉得我不行,大可跟‘神’去说啊,最好是派个人来替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库巴抿了抿嘴,态度缓和了许多:“总能问出点东西出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问出了一些东西,你看。”黑袍人影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卷起来的纸卷,展了开来。这是一张帝国的地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大脑里不断出现一些地方的残影,我已经核实过了,那个地方应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裴都东北角大约20公里的地方,一处村庄被用红色的笔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恩小镇?”库巴又用手指按在了另外一处地点,“她可是一直住在葛兰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