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沈队,干嘛呢?”秦风被沈叶这样的举动惊着了,虽然四下无人,可两人在人家走廊里这样干不太合适吧。更何况,他们还在办案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身子下有了感觉,他觉得不对劲,猛地咬了秦风的唇一下,在他的唇瓣流血后,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操!你属狗的啊!”秦风疼得揉了揉下巴,“沈叶,你再家暴我,我就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冷哼,“你知道什么是家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这样。”秦风疼得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时,秦风刚才看直播的那个门被缓缓打开。一个穿着整齐的女人抱着两只猫从直播间走出,她身后跟着给她搭配的工作人员,女人将猫递给工作人员后,对他说:“今天卖的猫粮两个小东西好像不喜欢吃,应该不是好东西,给老板说,换一家合作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工作人员将猫抱在怀里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微微蹙眉,看向盯着猫走远的秦风,问他:“你刚才......在看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秦风瞪他一眼,摸了摸肿起来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......”沈叶清了清嗓子,正了正神色说:“工作期间,不好好干活,看什么猫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指了指那个直播间,“我除了看猫,还在看屋子里的布局摆设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