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家的床有晃动的声响,木床的‘咯吱’声随着律动一起奏鸣。平日里秦风一个人躺在这张床上,他想过很多事情,也想过和一个人一起躺在这里的事情……那时候,他好像想过和一个男人在这张床上的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直接导致沈叶那天在家推倒他时他没有过分反抗,他想过可以和一个男人相处,他甚至想过可以试试那种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呢,被人压着,听着那人在耳边的喘息,他脸颊微红,以至于脖子都有些淡淡的绯红色。这还是首次出现,仿佛是后知后觉的羞涩。这颜色顺着他的脖颈蔓延下滑,很快引起了沈叶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羞什么?”沈叶瞧着他突然变红的体色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热。”秦风随意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咬住了他的唇,“我可不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面上,秦风裹着被子。耳朵里传来了沈叶洗澡的声音,那是水打在他皮肤的声响,断断续续的,很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发现,自己这两天有些过分留意沈叶的行为举止了。包括注意到了他情绪的变化和他对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方才自己的害羞一样,明明就是沈叶开始轻抚他的身体,这在之前几次都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初的时候,那人只是扶着床面运动,最多就是身子与他摩擦,并没有给他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他,指尖顺着他的皮肤滑动,或wen或tian,才会让他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