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上,秦风问开车的人:“请问,我怎么称呼您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回他:“您可以跟着小少爷的叫法,叫我袁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抿抿嘴,“袁叔,您开这么好的车,是因为沈叶家很有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叔没想到他会这样问,笑了起来,“家底还算不错,他父母是做生意的,挣了些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叶可一点也不像个少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从小就是个小坏蛋,我瞧他也不像个少爷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微微蹙眉,“我看您可不像司机,说起沈叶家的事情时,像是在说自己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叔挑挑眉,“我不仅仅是他家的司机,我还是他家的管家,平常总跟着他的父母,他们一家人对我而言跟家人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父母?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一惊,“您是说,他父母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慌,他们没来。”袁叔给秦风吃了颗定心丸,“之所以我来接你,是因为我跟他哥也就是大少爷一起来的,一会儿他想让您先见见大少爷,觉得我来接显得比较正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