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立刻追他,心里暗想:是任岳西提的吴成阁吗?提了又怎么样?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    秦风跟着沈叶上楼,坐上电梯,他看沈叶冷着脸,也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。”秦风拽了拽沈叶的袖子,“我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就被沈叶推到了电梯角,捏着他的下巴重重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不行。”秦风惊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行?”沈叶的声音很霸道,“我是你老公,我说哪里行就哪里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梯终于在秦风的衣服被扯烂前停了下来,秦风抱着怒火中烧的沈叶退出了电梯,费劲儿地开了门,一个踉跄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。”秦风磕了一下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停下给他揉了揉,见他没有大碍,直接解开了和他有关的所有扣子和拉链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在沈叶带着气的**下喘气,他感觉要被沈叶撕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轻……轻点。”他要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