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来到温泉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边走边问:“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无奈地耸耸肩,“雨安姐非要请你泡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秦风眨眨眼,“大中午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将他带到偏厅的一个房间,输入密码给他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温泉馆是雨安姐家里的产业,这个房间是她专门给我留的。”沈叶拿了泳裤和浴袍递给秦风,“换上衣服,我们先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别扭地换了衣服,被沈叶牵着到了包间内,这里有个独立的泳池,郝雨安和沈陛正在里面游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‘鸳鸯戏水’的画面,沈叶才对秦风解释中午来这里赶场的原因,“这两人,自从和好以后就一直黏在一起,说是晚上还要看什么演唱会,就中午摆个桌子感谢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我做什么?主意是你出的。”秦风不好意思接这个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是你讲的,他们该谢你。”沈叶突然拽下秦风的浴袍,将他横着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惊愕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