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和徐来回到大队已经晚上七点半。沈叶在办公室等着他,见他回来后直接拉着他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礼物我买好了,爸妈在家里等着一起吃饭呢。”沈叶给秦风开了车门推他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其实想多调查一会儿案件,躲过这次回沈叶家的事情,奈何天不遂人愿,他要找的人和证据都躲起来一样,让他不得不先回大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坐在车上,秦风纠结地嗓子干哑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能瞧出他有多紧张,捏了捏他的手逗他,“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很丑吗?”秦风知道自己今天□□掀瓦的跑了一下午,头发衣服已经凌乱不堪,肯定不怎么好看。他着急问:“我要不要回家洗个澡?换个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对他的紧张还算满意,笑着回他,“袁叔已经将我们的换洗衣服送到我爸妈那里了,咱们住一个星期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瞥他,“你打赌输了,干嘛也赔上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话就没良心了,咱们怎么说也有婚姻关系,你帮我担着点你还委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委屈,是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