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饭时,甜甜一直盯着沈叶,挑刺一样的等着抓他的把柄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沈叶表现十分突出,甚至在照顾秦风方面已经超越了任岳西对她的照顾,甜甜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大大咧咧只顾自己吃喝的任岳西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”甜甜踢了他一下,“别忘了咱们是有任务来的,你别只顾得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岳西贴近她的耳朵说:“记得记得。不过,他们家做的饭还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货。”甜甜觉得带了个猪队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间,徐来加入了饭局,他热情活泼,很快和任岳西、甜甜混熟了。三人坐在一起,像是多年老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甜甜问他,“你们沈队以前交过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来发誓一样地回:“绝对没有,这个我敢保证。说实话,我们沈队不是那种很容易接触的人,你别看他性格无拘无束,他心思细腻着呢,想跟他成为朋友可不简单,更别说结婚了。所以啊,我觉得我们沈队对小风,那绝对是真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甜甜不信,“他是你队长,你肯定说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来看沈叶没注意他,压低声音对甜甜说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。再给你交个底,沈队干的这个工作虽然跟人肢体接触比较多,但他是真讨厌与别人触碰,往日队里聚餐,他左右两边永远空出一个位置。你再看看他现在,让秦风贴他多紧,还笑成那样,不是真爱我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甜甜打听,“但我听小可爱说,他俩这婚,结的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来为了显示自己知道内情就开始胡说八道,“他们中间的爱恨情仇我就不多说了,太长。但这事儿有点怨小风,他用分手来威胁沈队和他结婚。我们沈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,就拉着他去领了证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