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岳西了解了事情详情,一个劲儿的数落秦风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没出息!浪费机会!你真是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也很懊悔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说不出话来。我心里有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没出息!你有什么压力?

        ------我怕给沈叶造成负担。他当时就玩笑一句,我若是顺着说了喜欢他。他如果只是开玩笑,那多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活该你难受,我不管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岳西不再搭理秦风,这让秦风更加懊悔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想,怎么样才能让沈叶再问自己一次?问自己喜不喜欢他,那他一定会脱口而出:他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一天秦风都没有精神,他和徐来去法院递交证据,像是犯了错一样,倒让法院的人同情起一线民警的艰辛,没有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临下班他们回到办公室,徐来有约会拎包跑了,屋里剩下秦风一人。他无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,看了眼沈叶的位置,见他的车钥匙还放在桌上,想他并没有走,秦风给他发去了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