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明明心里忐忑,却感觉格外信任眼前的人。他坐在车子后座,眨巴几下眼睛,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机灵一动,透过后视镜看不爱笑的人,“谢我们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明明噎了一下,“谢谢你们带我出来......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沈叶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秦风和常明明都没再说话。三人到了商场,买了些家具装饰品,被郝雨安一个电话催着往她新房子赶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寓门口,沈叶从衣兜里摸出两根红色的丝带。秦风盯着他在自己手腕和常明明手腕各系了个蝴蝶结,然后才去敲了沈陛家的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开门的是小鱼,瞧见沈叶后和他打了个招呼,“小少爷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叶痞痞看他,“大哥呢?我有礼物,让他亲自来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鱼挠挠后脑勺,“大哥肯定让我回你,爱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,跟大哥时间长了,都知道他会说什么了。”沈叶神秘地说:“你就回大哥,这个礼物他不接会后悔终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鱼耸耸肩重新关了房门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