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两天,沈叶总觉得秦风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,刺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和徐来去办案,见了沈叶会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和长辈哥嫂吃饭,见了沈叶会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坐在办公室,看见沈叶依然会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自然知晓因为什么,但他就不说破,还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察觉,秦风生他气时像是一只小狐狸披了刺猬皮,还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忽略了,刺猬皮披久了,小狐狸就以为自己是刺猬了,那根刺直接扎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的这天下了班,沈叶牵着秦风回家,一进门本想抱抱他,却被他甩开手钻进了客房内,并表达了要和沈叶分房睡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叶一怔,觉得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闹,快出来。”沈叶敲了敲客房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